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艺术市场传奇多 商古大伽有话说

发布时间:2023-07-07       浏览次数:252 次

三哥说陈容的墨龙
我们这个行业是讲究要上手的,因为你瞪着眼珠子,不管多近距离的观看,和亲自上一下手,这之间体悟上的差别无法明状。
抓一把,摸一下,才能代表您和这位古人是真的握过手。这握手的瞬间,您能接收到这件东西传达过来的古人的信息。
致公党是洪门的别称,一众党员。不管外貌如何儒雅,内心都必须是斗凶玩狠的髙手。要不然,也经不过三合会的考验,进不了这个门。
我有个大我几十岁的老朋友,就是门中之人。他姓胖,名福山,人称胖大爷。胖大爷细皮嫩肉,胖墩墩的,说话慢条斯理,但牙缝口迸出来的都是不好对口的话茬子。
胖大爷跟我挺好,从来不和我使叉。老两口在古玩城二楼开了一家字画店,他有一套十本册页,都是明未山西大儒傅青主写的药方医方。钱自在先生找了他多少年,他也不卖。我陪钱老去过二次,就算认识了。大爷有一天高兴,说让我看两张画,一粗一细,二个极端。说着从下面柜子里拿了一件挂轴、一个手卷。手卷是用游丝描画的鬼子母揭钵图,算是细的。粗的是宋代陈容画的一件墨龙大挂轴。
李公麟的游丝描,咱们按下不表。今天就单说说陈公储的这件大墨龙。首先,什么材质的,根本不知道。不是纸,也不像绢,画一条神龙摆尾,在黑压压的一片乌云之中,张牙舞爪,扑面而来。右下角有两个奇崛的大字“所翁”,算是落款。
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材料,上手摸了一把,大吃一惊。近距离看不出来,一摸感觉摸到的是一块大目数的粗砂纸。也不知道这种材料是怎么织成的。震惊之际,细细观察,原来陈容能把这龙画得如此鲜活,如三维立体一般,全是因为他落墨的基材本身就不平。
淡墨落在基材的凹陷处,重墨则留在了凸起的地方。大笔扫过时,不用刻意为之,既自然形成了墨分五色的万千气象。这是材料造成的,是无法仿制的纯自然现象。胖大爷见我看得入神,说你喜欢就拿走,明天给我送四万来。
一个小时后,画摆在了徐邦达先生的案头。老头儿刚打开一寸,就说:“这画可不易得到,这是陈所翁真迹。”徐先生能飞快得出结论的原因,就是根据这画所用的材料,至今为止独一无二,没见到过第二个人使用。用其它材料画成的陈容墨龙,基本上都不是真迹。上博、故宫、海外各大馆的都如是。只有苏庚春为广东博物馆买进的,是此种材料画就的真迹。但个人不犯众怒,就凭他们自己去说吧。
这画挺好,但我放在家里总觉得不安。心里莫名其妙老是害怕,夜里恶梦连连,总是梦见“真龙下凡,窥头于牖,施尾于堂。”最后还是忍痛割爱,让给了徐先生的忘年之交,珠海的曾少生了。
现在想起来也不后悔,徐先生说过:“曾经我眼既我有”,拿去的人收藏一辈子,让出去的我把玩了一阵子,其实在历史上都是不分彼此的一瞬间。

(图选自网络,与文无关)

个人简介:

杨嘉,1957年生。八十年代文化部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任总经理助理.主持字画收购。协助宋伟组建了中国第一家私人艺术品收藏机构《长城艺术博物馆》,大力资助了《中国当代艺术大展》。与马健培,边平山筹划举办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新文人画展》。九十年代初与荷兰友人彼得.洋森发起策划了中国艺术品建国后首次面向全球的《92北京国际拍卖会》,曾任翰海,保利,荣宝拍卖公司顾问。八十年代初追随徐邦达先生研习古书画签定二十多年并自认为窥見了堂奥,千禧年病退后偶尔画二张小画.聊补虚空。

分享到: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